正文部分

从陈露到羽生结弦!东方舞者打破欧美音乐的尝试

  尽管在1995年的世锦赛航,中国陈露使用过坂本龙一主创的《末代皇帝》夺取了冠军、但是她直到真正成名后,演绎的《望春风》和《梁祝-化蝶》才会让观众感觉到真正的魅力。

  日本人主创配乐——很东方的《末代皇帝》、《宋氏姐妹》也是主角。唯一现在比较国际流行的还包括谭盾作曲的电影《卧虎藏龙》配乐和何占豪、陈钢的永恒经典——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。这两首音乐,是中国花样滑冰在世界上展示表现得比较多的。

  在国际体育赛事展现配乐和柔美性的比赛中,使用更有国际影响和更为西方国家观众——最主要是的被国际裁判所熟悉的音乐是惯例。

  金妍儿从2003/2004赛季开始参赛到2013-2014赛季退役,没有用过韩国或者甚至东方的音乐作为配乐。

  从过往的中国选手参赛情况看,除了选择国际音乐外,使用更好的有中国风的歌剧,或者有中国因素内涵的电影配乐是一个趋势。

  庞清佟健在2004-2005赛季使用过《梁祝》,不过后来基本上都在用欧美配乐,他们除了用过一次有中国背景的欧美电影音乐外,没有怎么使用过国风。

  2014/2015赛季,羽生结弦把自己的自由滑配乐从《歌剧魅影》变成了梅林茂给电影《阴阳师》写的配乐《SEIMEI》; 随后2016/2017赛季,羽生结弦又用久石让的《Hope & Legacy》作为了自己的自由滑音乐。这都是在他成名之后,才逐渐有了更自我的展现能力。

  比如《图兰朵》就被西方人认为中国。

  这种隐含的软实力霸权,依旧是需要东方选手们不断靠自己的能力去打破的。

  这话虽然说得很政治正确,但是在欧美审美霸权之下,其他国家的民族美作为软实力,总是会被对比审视。

  联想起当年日本花样游泳希望表现“夜叉”艺术形象,结果在奥运会上不被认可;以及陈露在冰面上鼓动臂膀,做出蝴蝶动作后,得到的美国NBC解说的赞誉和对《梁祝》的介绍读解。

  浅田真央从2001/2002赛季开始参赛,直到2016/2017赛季退役,也没能使用过任何日本风的音乐。

  今年的表演滑,羽生结弦选择了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NHK的著名电视剧《来吧 春天》的主题曲,这部电视剧给当时的主妇们带去的感慨,很有点类似于电视连续剧《渴望》给与中国观众的感动。

  相信明天晚上,当羽生结弦跟随着松任谷由实那一句“春天啊,为啥还不来的春天”滑行的时候,这首歌给现场观看的女性们所带来的,是泛滥的思绪和爱意吧。

  3月21日,当中国冰舞双人选手王诗玥和柳鑫宇比赛韵律舞的时候,使用了较为流行的音乐《加勒比海盗》,很快就引起了现场观众的共鸣和鼓掌。因此,中国音乐在世界上如何可以变得更为流行,让观众可以被感染,并且进一步让裁判也能够得到好的印象分,确实是个很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  2010年都灵冬奥会,申赵夺冠的音乐则是《阿尔比诺尼-G小调柔板》。

  赛后采访中,谈到如何展示中国风,甚至能不能在冰舞中展示中国风。

  日本时间下午15时,王诗玥、柳鑫宇以173.89分完成了自己的节目,她们俩在已经结束的13对比赛后,名列第9。(周超)

羽生结弦 羽生结弦

  王诗玥补充说:“滑中国的曲子,中国人看着肯定特别激动,因为他们能理解。可是我们还不足以完整表达出我们中国风让外国人去看,我们的能力更强的话,才会体现得更好一点,因此现在不想辜负咱们中国的曲子。”

 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。

  3月23日下午,在日本埼玉超级竞技场举行的2019年世锦赛冰舞自由舞比赛中,中国的王诗玥、柳鑫宇组合完成了自己的节目。

  申雪/赵宏博在1995年1996年第一次出现在世锦赛赛场的时候,使用的自由滑曲目是中国冼星海的《黄河》,不过那次她们俩只获得了第15名。此后的配乐就变成了《胡桃夹子》《蝴蝶夫人》和西方人讲述中国故事的《图兰朵》。日本大师喜多郎的《宋氏姐妹》电影原音,申赵只用了一段时间就放弃了很是可惜。

  羽生结弦在夺取奥运冠军,在男子单人滑中称霸后,开始尝试使用日本的音乐。

  2018年,羽生结弦用《SEIMEI》蝉联了奥运冠军。

  其实比起我们的邻居来,至少中国还在努力代表东方。

  柳鑫宇说:“其实我们两年前就用过《卧虎藏龙》了,但是我们俩的位置还不是世界中上游,还不能让他们(裁判)认可我们。我们希望可以将自己的名次提高到12或者前10,再滑中国风的话,裁判才会更好地去关注和理解你。”

Powered by 98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